放下原生家庭伤害 孙惠玲带母亲信主「亲情成为创作泉源」

时间:2020-07-12    作者:     152 次浏览

「我害怕连回家的理由都没有…」她,曾经对「家」失去盼望,直到那位无所不知的上帝介入生命,逐渐学会放下过去母亲对她的伤害,将心里的愤怒转为原谅与理解,更带着母亲信主。她是曾入围第29届传艺金曲奖最佳宗教专辑的音乐创作者孙惠玲。

因为赌博 儿时在害怕中度过

孙惠玲从小在宜兰五结乡长大,因为母亲赌博打牌成瘾,她与家中兄弟姊妹每天都在担忧及害怕中度过,每当傍晚父亲工作回到家,发现母亲不在时,都会非常忧愁;另一边,几个小孩又要若无其事的在家门口玩耍,深怕邻居知道家里有爱赌博又不归家的母亲。最令她害怕的是,若到了深夜母亲还没回家,就意味着当天赌局的输赢非常大。

这样的日子不断反覆,孙惠玲上大学离家后,父母的关係更陷入僵持,父亲无奈选择对母亲「死心」,常以夜归的方式对母亲的事置之不理。母亲一边被想戒却戒不掉的赌瘾折磨,另一边又眼看爱自己的丈夫变得冷漠,孙惠玲的母亲好几次走向结束生命的边缘,那段期间不是摊躺在家里的沙发上自怨自艾,就是乾脆外出继续打牌。

那段家中吵得鸡犬不宁的日子,孙惠玲一度想放弃学业回家帮助父母挽回感情,但只要想到自己能够上大学,是因着父亲辛苦挣钱及哥哥们的牺牲,她才有机会读自己喜爱的音乐系,就会在跌入挣扎后,最终还是含着泪回到学校努力完成学业。

放下原生家庭伤害 孙惠玲带母亲信主「亲情成为创作泉源」

孙惠玲分享生命故事(韩蕓婧/摄影)

对母亲有更深了解 懂得与母亲相处

在大学期间,孙惠玲有机会认识了耶稣,她学习将一切软弱带到上帝面前。她向神寻求,为何要让她的家庭生活过得如此煎熬?过去的她非常愤怒母亲爱赌博,甚至因害怕回家,每次都需要不断为自己找一个回家的理由。

因为原生家里而背负极大压力的孙惠玲,结婚怀孕后,经常出现失眠、心悸、头晕、双脚颤抖,甚至无力走动的严重状况,后来得知罹患自律神经失调,让她更加感到挫败与灰心。「因着这样无助的心境,才让我更加渴慕耶稣,寻求祂的大能大力!」孙惠玲说,当感到非常软弱,什幺都做不到时,她只能「为母亲祷告」,有一天,上帝感动她要帮助母亲,一起面对捆绑多年的赌博习惯。

被上帝提醒后的她,看到母亲赌博回家,学习不再是用责怪的口吻与母亲对话,而是试着用上帝的话语鼓励及安慰母亲。虽然孙惠玲还是会有压抑不住情绪的时候,但是她仍然靠着祷告,像是不断练习功课的方式,学习在母亲身边给予从耶稣来的爱与包容。

「其实上帝也透过这样的方式,帮助我放下过去对母亲的愤怒与伤痛。」她感恩地说,因着陪伴母亲,她开始对母亲有更深的了解,原来母亲在小时候的成长过程,也受到很多伤害,以致掉入赌博的深渊。孙惠玲心里开始对母亲产生许多谅解与心疼,也懂得如何与母亲相处。

放下原生家庭伤害 孙惠玲带母亲信主「亲情成为创作泉源」

妈妈住院时母女合影


祂让家庭恢复彼此相爱关係

在上帝的眷顾下,她的母亲从赌博的黑暗漩涡中回转向神,也受洗接受耶稣为生命救主!孙惠玲亲眼见证母亲的生命被上帝的恩典翻转,在各样患难与恩典中逐渐蜕变。

2016年,孙惠玲的母亲因胆囊癌开刀,后来发现癌细胞扩散範围太大,仅剩下三至六个月的存活时间;突如其来的消息,让孙惠玲及家人措手不及。然而,她们一家人持续在祷告中,求神看顾母亲的身体,神恩待她的母亲,多活了一年一个月才安息主怀。「上帝真是又真又活的神!那段期间,祂让我的原生家庭恢复了更多彼此相爱的关係,父亲时刻都在照顾坐在轮椅上的母亲,不时两人还会手牵手彼此依赖;六个兄弟姊妹也不断用拥抱及鼓励的言语,表达对母亲的爱,家人都享受与母亲相处的时光。」

放下原生家庭伤害 孙惠玲带母亲信主「亲情成为创作泉源」

爸爸每天牵着妈妈的手

「母亲生病让我们感到非常不捨,但在许多眼泪中,整个家族也经历了前所未有的平安,相信这都是上帝让我们在患难中,经历祂真实恩典的确据!」孙惠玲将与母亲之间的点点滴滴,化成创作诗歌的感动,包括曾入围传艺金曲奖最佳宗教专辑音乐奖的《对我说》这张专辑。「创作诗歌是我近十多年来的经历,不断领受上帝恩典创作而逐一完成。」孙惠玲回想生命的过往至今,儘管生命中有许多的困难,但每一步都经历了从神而来的满满恩典,这一切让她开口不住地讚美及感谢神的美好作为。

放下原生家庭伤害 孙惠玲带母亲信主「亲情成为创作泉源」

母亲节时,全家在罗东长老教会与王牧师一家合影

放下原生家庭伤害 孙惠玲带母亲信主「亲情成为创作泉源」

孙惠玲参加传艺金曲颁奖典礼

放下原生家庭伤害 孙惠玲带母亲信主「亲情成为创作泉源」

《对我说》专辑

    相关的内容在这里>ω<